欢迎光临 大学生小说网 狮威国际 手机访问:www.7250.org
当前位置:狮威国际 > 全部作家 > 民国作家 > 王国维作品列表

王国维作品集

狮威国际:人到中年,不妨接受自己的平凡  1  一位久在外地的同学回老家,于是聚拢了一堆本地的同学聚会。  所谓聚会,无非是在一起吃饭,喝酒,唱歌,然后再喝酒。  一直折腾到小半夜,同学们有的微醺,有的小醉,都或多或少有了些酒意。  大家搂肩握手,散场告别。剩下几个当年关系最铁的,陪同学一起去宾馆。  路上,他忽然和我来了一句:,你对现在的生活满意吗?好  我明白他的意思,作为上学时曾一起年少轻狂的兄弟,我现在的日子也许平庸了些。  在这座小城里,过着单调而重复的日子,已经远没有当年,会当击水三千里,自信人生二百年好的气概。  我回答说:,感觉很好啊!我觉得现在的日子过得挺不错的。好  2  我说的是实话。  虽然和学生时代的理想相比,现在的生活的确非常普通,但我同样非常满意。  人生的目标是不断调整的,谁也不可能一成不变。  记得年幼的时候,看着电影上的七品芝麻官,简直可怜可笑又可悲。在那时的心里,恐怕每个人都以为自己长大后会出将入相。  但长大后会慢慢发现,小小的七品芝麻官原来也是一方大员,曾经雄心万丈的我们,可能比芝麻还要渺小几个量级。  大学毕业,有位哥们在留言册上写下的理想是:拓展人类生存的空间。  如此气魄,让我羡慕嫉妒恨了很多年。  但现在想想,世界上又有几个人有这样的能力呢?  如果我们能够带领老婆孩子多出去走走拓展一下眼界,多挣点钱拓展一下全家人的生存空间,就已经心满意足。  3  余秋雨说,人到中年,越来越明白的不是自己想做什么,而是自己已经不能做什么。  此言颇得人生三味。  少年情怀总是诗,他们的心里只有远方的田野,从未想过脚下的路上有多少坎坷,并不惧怕前方的距离多么遥不可及。  而中年已经是一篇散文,他们也曾写下许多动人的诗句,而如今,却只是淡淡地道一句,天凉好个秋好。  中年人比青年人多了一点实际、少了一点盲目,多了一点沉稳、少了一点狂妄。  到了中年,明白自己不能做什么,才会明白去做什么,才能真正把生命的滋味活出来。  痛而不言,笑而不语,迷而不失,乱而不惊,此种境界,正是在说中年人。  这是时光对我们的恩赐。  4  人到中年,不妨接受自己的平凡。  ,幼有神童之誉,少怀大志,长而无闻,终乃与草木同朽。好大多数人的一生,走的都是这个路子。  志大才疏也罢、时运不济也罢、社会不公也罢,我们都得认。  如果人生是一道抛物线,中年正是站在那最高点上,向前看看、向后看看,生活是什么,已经能一目了然。  抛却少年时浮华的理想,看看当下,职业稳定,收入一般,妻贤子孝,家人平安,一日三餐,柴米油盐,这样平凡而又平凡的日子,未尝不是幸福而又幸福的生活。人生在世,穷困时不求三人,不交三友,不做三事

王国维.jpg 王国维,初名国桢,字静安,亦字伯隅,初号礼堂,晚号观堂,又号永观,谥忠悫。汉族,浙江海宁人。王国维是中国近、现代相交时期一位享有国际声誉的著名学者。

王国维早年追求新学,接受资产阶级改良主义思想的影响,把西方哲学、美学思想与中国古典哲学、美学相融合,研究哲学与美学,形成了独特的美学思想体系,继而攻词曲戏剧,后又治史学、古文字学、考古学。郭沫若称他为新史学的开山,不止如此,他平生学无专师,自辟户牖,成就卓越,贡献突出,在教育、哲学、文学、戏曲、美学、史学、古文学等方面均有深诣和创新,为中华民族文化宝库留下了广博精深的学术遗产。
 
作为中国近代学术史上杰出学者和国际著名学者,王国维从事文史哲学数十载,是近代中国最早运用西方哲学、美学、文学观点和方法剖析评论中国古典文学的开风气者,又是中国史学史上将历史学与考古学相结合的开创者,确立了较系统的近代标准和方法。
王国维抓住时代的契机,找到自己的道路,也为学术界指出新路。他青年时期走用西方的学术与中国的学术相化合的路径,开创学术的新境界。他中年后在“五大发现”中的三个方面,即甲骨学、简牍学、敦煌学上均作出了辛勤的卓有成效的探索,被公认为是这些国际性新学术的开拓者、奠基者。王国维在学术上是置身于一个广阔的国际学术平台上来观察、思考问题的。
 
王国维在文学创作和文学理论上最著名的是其 《人间词》与《人间词话》,这两者又构成互相印证的关系。他词作的成就在境界的开拓上,而境界也正是《人间词话》所着力强调的。从具体作品分析,王国维的词作多摆脱了抒写离情别绪、宠辱得失的俗套,重在展现个体的人在苍茫宇宙中的悲剧命运,是对生命与灵魂的考问。他“往往以沉重之心情,不得已之笔墨,透露宇宙悠悠、人生飘忽、悲欢无据之意境,亦即无可免之悲剧”(周策纵《论王国维人间词》),诗词中因此每每流露出哀伤的气息。如《采桑子》中言:“人生只似风前絮,欢也零星,悲也零星,都作连江点点萍。”发现人间的苦难,是与因循守旧、知足常乐的人生相对立的境界,是人的觉醒。如此,“境界”被赋予了新的内涵,他的词表达的就是一种哲学境界,而超越了伦理的境界。
 
梁启超:“不独为中国所有而为全世界之所有之学人。”
郭沫若:“留给我们的是他知识的产物,那好像一座崔嵬的楼阁,在几千年的旧学城垒上,灿然放出了一段异样的光辉”。
伯希和:“中国近代之世界学者,惟王国维及陈(陈垣)先生两人。”
胡适:“南方史学勤苦而太信古,北方史学能疑古而学问太简陋......能够融南北之长而去其短者,首推王国维与陈垣。”
鲁迅:“中国有一部《流沙坠简》,印了将有十年了。要谈国学,那才可以算一种研究国学的书。开首有一篇长序,是王国维先生做的,要谈国学,他才可以算一个研究国学的人物。”(《不懂的音译》)
陈寅恪:“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清华大学王静安先生纪念碑铭》)
王攸欣:“王国维寥寥几万字的《人间词话》和《红楼梦评论》比朱光潜洋洋百万字的体系建树在美学史上更有地位。”(《选择、接受与疏离——王国维接受叔本华、朱光潜接受克罗齐美学比较研究》)

人间词话

简介:《人间词话》是著名国学大师王国维所著的一部文学批评著作。接受了西洋美学思想之洗礼后,以崭新的眼光对中国旧文学所作的评论。表面上看,《人间词话》与中国相袭已久之诗话,词话一类作品之体例,格式,并无显著的差别,实际上,它已初具理论体系,在旧日诗词论著中,称得上一部屈指可数的作品。甚至在以往词论界里,许多人把它奉为圭臬,把它的论点作为词学,美学的根据,影响很是深远。王国维的《人间词话》是晚清以来最有影响的著作之一。 王国维根据

相关作家

热门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