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大学生小说网 狮威国际 手机访问:www.7250.org
当前位置:狮威国际 > 全部作家 > 华语作家 > 王安忆作品列表

王安忆作品集

狮威国际:成大事者必须遵守的六个黄金定律  成大事的人,路径不同,过程不同,领域也千差万别,但其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遵守的定律大致都是相同的,也就是都遵循着下面六个黄金定律:  1、方向清晰明确  在这个问题上,后来成大事的人往往在起点位置上都会得到某些启发,这个启发转换在一项事业,而这一个事业成为他坚信不移的方向,不管是经历艰难困惑还是别人的百般刁难,沿着这个方向直到成功,所以,当我们看到别人成功的时候,过程当中已经经历过太多的失败之后的事。  2、坚持一定得会到贵人相助  在最困难最彷徨最想放弃的时候总会有贵人相助,当然,这种事情也要分环境与背景,只要你坚持的事是方向正确,有消费需求,能转化为商品而增值的,要一直坚持下去,当你遇到贵人的时候,通常都是你事业出现转机的时候,很少有人没有得到贵人相助而获得成功。  3、爱人的坚定支持  这是一个重要的定律,不有爱人的支持,要么选择单身,要么选择孤独,只有爱人坚定的支持,即使倾家荡产也不离不弃,通常是成功人士的标配,不过大多数都是成功之后被挖掘出来的,中间肯定有矛盾与冲突,但只要你坚持,爱人就支持就行了。  4、小人或者对手是成就成功的最大功臣  太多的成功,你追溯其成功的原因时,通常都是由对手或者小人来成就的,或者是对手与小人激发了这个人的斗志,或者从对手那里获得了很多的启发,站在对手的肩膀上快速的超越对手而获得成功,这个定律更普遍。  5、把自己的长处发挥到极致,而不是试图弥补自己的短处  人都有所短,在这个世界上,百分之百完美的人,什么都懂,什么都可以做得好的人也不存在,所以,成功一定是是发挥他的长项而不是弥补他的短处,当把一个人的长期发挥一极致的时候,就是你快速获得成功的时候。  6、必须经历一段迷茫与挫折  在成功的道路上,不可能有平坦的道路,即使你再顺利,也会有迷茫与挫折,所以无论在职场上还是生活当中你遇到的那点困难根本算不上什么,更不要去怨天尤人,有点困难挺一挺就过来了,有点委屈忍一忍就过去了,没什么大不了,坚持一下一切都会过去。我不想做你生命的插曲,只想做你生命最完美的结局

 王安忆.jpg王安忆,中国当代著名女作家,1954年3月出生于南京,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是中国当代在海内外都享有很高声誉的女作家,被视为文革后,自1980年代中期起盛行于中国文坛的“知青文学”、“寻根文学”等文学创作类型的代表性作家。王安忆的作品主要有小说、散文、儿童文学作品等等,代表作品有《长恨歌》《小鲍庄》《流逝》《富萍》等等。

 
王安忆的小说普遍带有循环时间观念渗透下圆形思维的意味。 这种圆形维引导下的圆形结构散发出浓郁的神秘色彩和悲凉色彩,它将无数个个体生命存在的偶然纳入到一种必然运动的封闭结构之中,尽管每个生命个体都有自己的生命时间,然而在整体时间的演进过程中生命个体叉往往无法把握 自己的命运 , 表现为一种生命本质的无奈和偶然,那些看似不经意的偶然便铸成了人物必然神秘而又悲剧的人生命运,于人际往来和世界苍凉中完成的一种圆融悲远的境界便蕴含其中了。
与此同时,由于过多理性动机介入小说的操作,小说的故事结构开始呈现出很强的隐喻性,并使这种隐喻结构扩张了象征的功能,包括对民族文化根的找寻,对人、人性及人的心理内容急切地探究。事实上,许多小说的故事本身就具有浓郁的隐喻功能,而故事的结构方式、讲述方式则会提升隐喻的文化底蕴和更深层次的内涵。王安忆小说隐喻世界的营构,体现出她对客观世界和生活表现的穿透能力以及对世界的整体关照与把握,使小说既有多义性和无定性,又有严肃性和哲理性,也使人们可以超越生活的表象,从更深的背景和层次去体悟生命与存在。隐喻或是象征作为一种审美方式,在其对世界的符号化过程中,穿透作为表象的现实世界,使审美产生神话的品质,而这种神话品质里沉淀着叙述的魅力和极大的人文含量。
可以说在王安忆的创作过程中始终呈现出一种倾向,那就是捕捉蕴含丰富的主题意象,用以营造象征化的、隐喻性的叙述空间,更是通过在小说中编织一连串的意象,通过意象叠加和组合的方式来结构和拓展叙述空间,使小说文本的叙述空间更富有立体感和层次感。“主题意象在作品中构建起与文本世界相呼应的象征世界,由于象征意义本身具有不确定性,它不显示精确的语义值,这就使叙述的时空淡化了作品的情节线索和人物性格发展的内在逻辑,造成一种虚实交错、明暗掩映的模糊风格。
而在王安忆的整个创作中,也存在着作品与作品间、作品风格间、人物之间甚至是表层结构之间的相互对应的形态,实际上这也是圆形思维在作品中的投射和表现方式,蕴含在圆形结构中对立的两极不断斗争又相互转化的运动形式,并以此对立关系为逻辑动力推动一部小说乃至整个创作向前发展。例如,从文本的表层结构上来看,王安忆惯用双层对比结构,即两个或两组不相干、相对独立的故事平行发展或交错套置在一部小说文本中,呈现出多义的、不甚明晰的意旨。
片断式结构是近年来在王安忆“淮河系列”的短篇小说中,如《姊妹行》、《文工团》、《忧伤的年代》、《喜筵》、《开会》、《花园的小红》等被呈现出来的:另一种结构形式。在这些乡村叙事中,王安忆对以往的小说成规和叙述要素做出了反叛。与过去注重叙述方式、文化追寻和心灵阐释不同,她在叙述中放逐了小说的情节结构,有时淡化甚至抽出了故事情节,不再拘泥于情节发展的完整性和对典型人物的塑造,而着重于对记忆里乡村自然生活形态的描写,让小说形态尽可能地回归到原初的日常生活状态。在叙述的过程中,叙述者舒缓从容像日常谈话一样把过往生活中平淡、零散的人事细节和时间空间片断娓娓道来,于是在不经意间这些片断在文本里累积起来,联结成文。
“一切形式的背后都有非形式的原因,作家建构艺术结构的基本图形,往往正是来自他感知人生的独特方式。”的确,形式本身就是意义,选择何种叙述方式创作小说一定与作家本人当下的经验感受有着某种“象征”关系,对文本的文化内涵也具有重要的指向作用,这种表层叙述方式与深层文化内涵的默契越是自觉,文本的美学意蕴就越充沛,从而使小说达到一定的审美高度。王安忆是一位很重视叙述方式的作家,她的小说叙述方式体现了她创作小说时的叙述姿态,也承载着她对文化、历史、生命的终极思考与关怀。

遍地枭雄

简介:这部王安忆最新出炉的力作,讲述的是当今时代背景中一个原本过正常生活的普通人,因为一次意外事件而进入异样的境地。小说主人公韩燕来是上海郊区征地农户家的孩子,高中毕业后几经择业,最后选择了开出租车。圣诞夜遭遇劫车是韩燕来的人生转折点:渐渐被劫车人大王吸引,鬼使神差地与他交上朋友,并跌入黑道。看似荒诞的江湖故事,在王安忆缜密的演绎中环环相扣,枭雄不是英雄,善恶一步之遥,触目惊心。[color=DarkOrange]番薯收录此版本为网络节选本。

妹头

简介:小白,妹头,一对青梅竹马的恋人,顺其自然地结为夫妇。他们一个成了小有名气的文论家,一个变为走南闯北的生意人。他们的分手,表面上因为妹头的婚外恋,实际上仍然是理想世界和世俗生活的冲突。当妹头准备移民到布宜诺斯艾利斯去时,这个平凡的爱情故事突然走出了真实,因为它失去了上海。这正是王安忆试图描述的中心。王安忆最擅长的,就是对极细小琐碎的生活细节的津津乐道中展现时代变迁中的人和城市。

小鲍庄

简介:《小鲍庄》中篇小说,原载《中国作家》1985年第二期。本书是作者创作生涯中经典小说的结集,共收六个短篇和四个中篇。这些作品多取材于青年人的生活,反映了各色各样青年人的欢乐、苦恼、追求和理想。这个集子集中地体现了作者在艺术上的追求。 本书是作者创作生涯中经典小说的结集,共收六个短篇和四个中篇。这些作品多取材于青年人的生活,反映了各色各样青年人的欢乐、苦恼、追求和理想。这个集子集中地体现了作者在艺术上的追求。《麻刀

我爱比尔

简介:《我爱比尔》是中国当代知名女作家王安忆所著,描写了师大艺术系的阿三由一个纯真的女学生最终堕落成劳改女囚的故事。这其中经历了一段曲折的心路历程:从她的意识错位写到她的挣扎无奈,直到最后的毁灭。作者在叙述的时候以不带有强烈而明确的个人主观色彩的笔触勾勒人物,生动而富有感染力。《我爱比尔》获第三届上海中长篇小说三等奖。一九八三年的美国之行,对于王安忆而言,是初步建立一个国际背景,在世界文化语境下观照民族/国家/个人的视

启蒙时代

简介:《启蒙时代》是自2003年小说《桃之夭夭》后王安忆最新一部长篇小说。在这部小说中,王安忆用20多万字的笔墨、以精细而锐利的手术刀,解剖和描述了1967年至1968年底两年间,南昌、陈卓然、海鸥等几个干部家庭出身的年轻人的成长。在这部小说中,王安忆笔下的这几个年轻人狂热迷恋马克思艰深的著作和语言,他们的精神思想在磨难中坎坷地成长。 《启蒙时代》是一部描写一代人心灵成长的小说。20世纪60年代中期,“文革”狂飙突至,把生活在完全不同

桃之夭夭

简介:《桃之夭夭》是著名作家王安忆最新的长篇小说。小说每一章都以一句描写花的古诗为题,比如“一枝梨花春带雨”、“新剥珍珠豆蔻仁”、“千朵万朵压枝低”等等,独具匠心。小说娓娓叙述了上海市井之间,一个叫郁晓秋的女子半生的人生历程。这个上海女子,原本可以像雯雯、妹头一样,在上海的屋檐下过着自己平淡却充盈,烦恼又热闹的生活,但是,她显然是个异数。她的母亲是个滑稽戏女演员,年轻的时候有点小名气,终究到老了,也只是个跑龙套的;她母亲的丈夫

荒山之恋

简介:《荒山之恋》中,我试图制造的是环境与背景之中的男女关系,我的意思是,男女关系其实不是孤立地发生的,而是时间和人,正巧走到一个交合点上,是一种机遇的性质,所以,故事是在四个人中间展开的,男女主角分头走过各自的生活,在某一点上相逢。“我们生不能同时,死同日”,她坚决地说。他们到了荒山底下,开始上山。她扶着他坐下,像抱婴儿似的抱着他,用脸颊抚摩着他的脸颊,温存了一会儿,便从白色的女式手提包里取出一个小瓶,撬开封口,喂给他喝,他听话地喝下去,再不

相关作家

热门作家